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快遞國內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  汪羽向汪筱文敬茶拜師。記者 張健攝

  汪羽向汪筱文敬茶拜師。記者 張健 攝

本報記者 李淵 見習記者 劉達 本報通訊員 秦家慰

“請向老師端茶、敬茶!向老師三鞠躬!”昨日,一場傳統的拜師儀式在姑蘇區海盛產業園舉行。來自中國人民警察大學的“00後”大學生汪羽正式拜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傳承人汪筱文,他將向“非遺大師”系統地學習蘇州燈綵製作技藝,並向傳統的蘇式彩燈中注入新的年輕的力量。

“00後”大學生從小愛燈

汪筱文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燈綵(蘇州燈綵)的代表性傳承人。作為“國字號”非遺傳承人,汪筱文精通於蘇州燈綵的製作,但是與其他大部分非遺項目一樣,汪筱文一樣面臨收徒難的問題,“彩燈做起來煩,講究‘慢工出細活’,而這個行當又難賺錢,這些年來,一個專職做蘇燈的徒弟都沒有收到。”

“弟子久慕先生技藝超羣,承蒙先生納入門下,傳承蘇燈技藝,恭行拜師大禮!”昨天的收徒現場,當“00後”小夥汪羽向76歲的汪筱文鞠躬致意時,汪筱文非常感慨,“門下有人,蘇燈技藝丟不了!”

汪羽今年19歲,是中國人民警察大學大一年級的學生,“第一次知道燈綵還是2004年,那時國際旅遊節在蘇州舉辦,遊船載着燈綵在夜色裏巡遊,當時覺得真的非常震撼,”汪羽告訴記者,當時他才5歲,被這絢麗的蘇燈“勾了魂兒”。以後蘇州每次有燈會,他都要去現場觀看,自己也會買一些燈回來研究。

直到去年,汪羽的媽媽在工作中偶然認識了同樣做燈綵的汪筱文之女汪麗秋。汪羽媽媽向其表達了兒子對這方面的興趣後,汪麗秋表示非常歡迎汪羽來學習,而且還可以請汪筱文來做他的師傅。

“知道這個消息後,我激動了好幾天,上網查了很多拜師的禮儀,還重新學起了荒廢已久的美術。”汪羽説,“今天正式拜師,以後不僅要學燈綵製作工藝,還要向師傅學更多的蘇式傳統文化。”

“40後”非遺大師了心願

蘇州燈綵起源於南北朝,盛於唐宋,明清尤為風行,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歷史。在明清時期,每逢歲末年初,吳趨坊、皋橋、南浩街一帶掛滿燈綵,專門售賣蘇州彩燈的燈鋪達100多家。“老百姓正月十三夜試燈,十八夜收燈,而以十五夜為正日,這段時間裏,家家都點上花燈,還要敲鑼擊鼓、打鐃鈸,熱鬧非凡。”汪筱文告訴記者,“蘇式花燈不僅僅是一盞精緻的彩燈,她背後更是蘇州人豐厚歷史文化的一盞長明燈。”

然而,隨着時代發展,蘇州燈綵也漸漸失去吸引力。“主要還是難做,一不小心,彎造型時就容易被鉛絲弄破手指,斷料的時候被刻刀刻破手掌也是常有的事。”汪筱文攤開手掌,用老繭和疤痕告訴記者蘇燈製作的辛苦,“但是這又不是粗活,還要有一定繪畫和美學基礎,我學藝前後過程達5年。出師後也還需要長期地磨鍊。”

也正是因為難,汪筱文之前的門徒幾乎全部“半途而廢”。汪筱文的女兒汪麗秋也是從小跟着父親學習燈綵,她告訴記者,最早的時候也有人以謀生為目的專門來拜師學習,但是基本上都是學了一半就放棄了,“如今收納汪羽入蘇州燈綵之門,也算是了了父親多年的心願。”

把蘇燈文化發揚光大

採訪中記者獲悉,現在真正從事蘇燈行業的已不足百人,大家都覺得這行既辛苦又看不到前景。汪筱文告訴記者,他之前的很多徒弟也離開了這個行業,有遺憾,但是他也認識到,如今的蘇燈在社會的變遷中,已經不再是能夠讓徒兒們賺錢的行當,但是燈綵文化卻依然是吳地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“雖然現在很少有把蘇燈當作主業的人,但是我們也希望能有像汪羽一樣,出於興趣來學習的人越來越多,瞭解的人多了之後,這門技術就不會失傳。”

如今,作為汪筱文的正式徒弟,在興趣之外,汪羽也希望能夠發揮其年輕的優勢,在燈綵技藝中鋭意創新,為這門古老技藝注入新的活力,“大學是學消防工程專業的,也許我的用電防火知識能夠為蘇州燈綵發揮作用。”

除了汪羽之外,也有不少年輕人加入蘇燈文化傳播的隊伍中。這些年來,汪筱文在蘇州市的多所中小學校開設了蘇州燈綵傳習班,每週堅持去給孩子們上課,從小培養他們的興趣。此外,他的燈綵工作室還和蘇州技師學院合作,技師學院為其專門開設了燈綵學習課程。“每年都會有三四個學生來我們這裏學習,他們通過學習蘇燈製作,逐步瞭解到了這門技藝中的文化內涵,讓蘇燈長明。”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暖心集市開到小遊園
與愛同行 樂享春遊
薔薇花開引客來
鐵鈴關前學黨史
一羣老頑童
保護母親湖